山东石岛湾核电站及动态

[复制链接]
admin 发表于 2016-3-30 16:00: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石岛湾核电站,即华能石岛湾高温气冷堆核电站。该核电站是全球首座将四代核电技术成功商业化的示范项目,也是中国“十二五”获批的第一个核电项目。它位于山东省威海市荣成石岛湾 。经国家发改委批准投资总额 300000万元,建设周期 2008年-2015年。工程原定2011年就开建,但受日本福岛核事故的影响,整个中国核电产业也停下脚步。2012年12月底,华能石岛湾核电站示范工程开工。石岛湾核电站的厂址不在石岛湾,因为石岛湾人口密集不适合建设核电站,而在石岛湾以北的宁津湾,属荣成市宁津街道地域(原宁津镇)。
核电产业是一个与国家安全息息相关、具有较强外部性和公益性的特殊产业,因而不同于一般的竞争性产业;我国的核电建设在今后要争取“不断线”,每个五年计划安排建设几个堆。在中国,总发电量的80%以上为火力发电,而资源赋存条件决定了国家火电建设以煤炭为主的格局。考虑到将西北部出产的煤炭输送给需求集中的沿海地区的运输能力问题,以及火力发电所带来的严重环境污染,2006年全国人大会议正式通过“国民经济第十一五规划”,明确将积极发展核电。国内专家预测,到2020年,我国的电力装机容量将增至9亿千瓦以上。核电的供应如按4%的比例测算,届时将有装机容量3600万千瓦以上,这意味着,在未来十几年内,我国将会建设20多座核电机组,中国核电面临大发展的良好机遇。日前,被称为中国迄今最大的核电规划项目——位于山东省荣成市的石岛湾高温气冷堆核电站示范工程开工建设。
石岛湾核电站工程项目立足于为社会奉献绿色能源,致力于打造具有国际领先水平的大型核电基地.它位于山东省威海市荣成石岛湾 。经国家发改委批准投资总额 300000万元,建设周期 2008年-2015[2]  年。石岛湾高温气冷堆示范电站由华能集团、中核建和清华大学分别以47.5%、32.5%、20%的投资比例共同投资建设,直接投资管理机构是华能山东石岛湾核电有限公司。是我国第一座高温气冷堆示范电站。远期全部总装机规模为400万千瓦,总投资400亿元。
一期工程建设1×20万千瓦级高温气冷堆核电机组,投资额约30亿元。石岛湾核电厂还将采用AP1000技术(第三代核电技术)路线进行压水堆扩建工程,分两期建设4×125万千瓦机组。石岛湾核电站远期规划容量将达到900万千瓦,项目总投资约1500亿元,建设周期长达20年。[3]
不过,毕竟示范项目规模只有20万千瓦,难以真正发挥其规模效益。在石岛湾核电站二期规划中,还将投资建设4台125万千瓦的三代AP1000压水堆核电机组,以保证整个项目发电规模和利润空间。届时,石岛湾核电厂将成为集三四代核电技术为一体的国内最先进的大型核电基地。[2]
石岛湾核电站早在2005年就开始进行初步论证、选址,筹备时间长达8年之久。该项目对于全球核电产业意义重大——首次尝试将四代核电技术商业化,一旦示范项目成功,将来可在国内外进行推广复制。
全球的核电站处于二、三代技术,核心技术大多掌握在美、日等国家手中。石岛湾核电站的一位管理人士说道,中国正处于新旧能源交替的大变革时期。传统能源日益枯竭,而新能源中,风能、太阳能、潮汐能因其技术、地域局限发电量不高,现阶段只能作为补充。唯有核能可担纲主力。
2013年1月1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刘延东在山东调研核电国家科技重大专项实施工作时强调,要深入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大力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强化政产学研用紧密结合,积极稳妥推进核电科技重大专项,为我国能源结构调整和清洁能源发展提供有力科技支撑。[4]
刘延东赴山东荣成石岛湾高温气冷堆核电站示范工程工地调研并召开现场协调会,听取参加研发、制造和建设的企业和高校的专家学者、工程技术人员、管理人员的意见建议。她指出,这一工程是我国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第一座高温气冷堆示范电站,模块式商用规模示范电站,兼具科研性、工程性和商业化的三重特征。高温气冷堆核电站科技重大专项实施以来,在技术研发、安全防范、装备研制、人才培养和项目建设等方面取得了重要阶段性成果,标志着我国在该领域技术和工程化已迈入世界先进行列。[4]
刘延东指出,高温堆示范工程是我国自主创新的重大标志性工程,要创新组织模式,坚持政府推动、企业主体、市场导向、研发引领,产学研紧密结合,各方加强对接,围绕关键核心技术协同攻关。要坚持应用牵引、需求拉动,把实现核电技术突破和支撑产业发展结合起来,提升专项成果工程化、产业化程度和国际化水平,努力把创新成果转化为现实生产力。安全是核电发展的生命线,要坚持安全第一、质量第一,加强监督管理,确保研发质量、制造质量和施工质量,确保工程建设运行的绝对安全。各有关方面要加强统筹配合,落实责任分工,增强工作的系统性和协调性,形成共同推进核电科技重大专项顺利实施的强大合力。[4]
高温气冷堆核电站示范工程
模块式高温气冷堆核电站具有固有安全性,系统简单,发电效率高,用途广泛,具有潜在经济竞争性,在国际上受到广泛重视,是能够适应未来能源市场需要的第四代先进核反应堆堆型之一。由清华大学自主设计建造的10MW高温气冷实验堆核电站,已于2003年1月实现满功率运行发电,成为世界上第一座具有模块式高温堆特点的实验电站。
为推动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高温气冷堆核电站商业化示范工程建设,2006年2月,《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将高温气冷堆核电站示范工程列入国家科技重大专项;2006年6月,国务院成立了大型先进压水堆及高温气冷堆重大专项领导小组;2007年9月,国防科工委组织编制了《高温气冷堆核电站重大专项总体实施方案》并通过了专家评审;2008年2月15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审查通过了重大专项实施方案,标志着该重大专项进入启动实施阶段。
2008年4月1日,示范工程"五通一平"工程开工,核岛基坑负挖工作已完成,并通过国家核安全局检查验收,正在进行核岛底板钢筋绑扎,为工程开工、浇筑第一罐混凝土做准备。
压水堆扩建工程
AP1000是世界现有最安全、最先进的"第三代 "核电技术,主要安全系统均采用简化的非能动设计,并大量采用模块化制造和施工技术,简化了电厂系统和设备以及电厂的运行管理,提升了电厂的安全性,缩短了建造周期。随着我国AP1000自主化依托项目(浙江三门、山东海阳核电)的实施,根据国家
政策导向,石岛湾核电厂压水堆扩建工程将采用AP1000技术路线,分两期建设4×1250MW机组。参考国内在建AP1000核电机组建设总工期及同期工程机组开工时间间隔情况,石岛湾压水堆扩建工程每台机组建设总工期按56个月考虑,机组开工时间间隔暂定为12个月,计划全部于2020年前建成投产。
核电站的运作
石岛湾核电站筹备长达8年。在这8年中,石岛湾核电站经历了国家核安全局、环保部、发改委等相关部门及业内专家的一遍遍质询、论证和审查,反复论证其厂址、技术、施工和运营的安全性。
核电站最大的事故,如切尔诺贝利事故、福岛事故,都是由于核反应堆堆芯熔化、放射性物质外漏所致。高温气冷堆核电站所体现的四代技术一大特征就是固有安全性。
从设计上,石岛湾高温气冷实验堆堆芯最高温度不超过1500度,而设计最大限值是1620度。实验堆模拟过大量常人想象不到的状况,使放射性物质在极端事故状态下不会外泄。
一般来说,火电站建设周期不足两年。可核电站必须严格按照施工计划进行,且重要工程节点必须接受国家核安全监管部门的验收后才能进入下一工序。如石岛湾项目底板第一层A、B、C三个区域的浇筑,每浇筑一个区域完成必须停工7天,完全达标后才能进行下一个区域的浇筑。从2012年12月开工到2017年建成,石岛湾示范项目建设周期长达5年。
设备的采购上,核电设施的严格程度也远超常规火电。即使采购一个看似普通的核电阀门,说明书和制造过程中的质量记录资料往往就要比阀门本身体积多出好几倍,甚至连阀门最初是由哪一炉钢炼制以及炼制时的各项指标都要求能够追溯。
建造质量要求高、工期长、监督严格,决定了核电工程的建造成本昂贵,一般要高出火电厂3-4倍。可核电运营成本很低,燃料成本占发电成本的30%左右,而火电高达50%-70%。以装机容量为200万千瓦的核电站为例,每年只需50吨核燃料、2-3节车皮运送;同等发电规模的火电厂则需煤600万吨,每天7列火车才能供给。
正因为核电的特殊性,操作人员的培训也更为严格。核电站明确规定凡事有章可循、凡事有人负责、凡事有人监督、凡事有据可查,操作规程细化到日常行为的每一个方面。核电人员培训至少要达到6000小时以上,需要四五年的时间。核电项目开建之日,往往就要同时大量培训技术人员。石岛湾核电站人数达700多人,其中一部分员工就是为将来上马三代AP1000压水堆项目而准备的。
日常运营中,核电站也有着与火电厂截然不同的管理体系。核电不仅将安全置于最高位置,特别要求员工培养质疑的工作态度和沟通的工作习惯。
石岛湾核电站项目总投资约1000亿元人民币,预计2017年底将实现约660万千瓦的发电能力。按照规划,石岛湾核电站初期工程仅处于试验阶段,投资额约为30亿元,高温气冷堆的实际容量也仅为20万千瓦,可以说属于小型的核电机组。[5]  它的建成改变山东半岛能源格局,缓解‘西电东送’局面 。原先山东省电网为
纯火电电网,2007年发电量为2596亿千瓦时。随着国民经济的持续稳定健康发展,电力需求持续增加,预计2010年全社会用电量将达到3780亿千瓦时。而当前,我省电力缺口已接近全省需求的三分之一。全省煤炭人均储量不足全国平均水平一半的现实,让人对未来电煤持续供给的能力充满担忧。如同流到尽头的水一样,处于山东电网‘末梢’的威海,用电形势更为紧迫。威海市的电力供应格局主要以火电为主、风电为辅,潮汐、水能、太阳能等诸多正在开发的绿色能源还未正式投入使用。威海供电公司提供的资料显示,作为主要的辅助形式,2008年1至7月份,风电累计发电量为12573.82万千瓦时,即使在全市用电最紧张的情况下,风力发电也只占全市总发电量的3.4%。2008年的用电高峰季节,我市日用电缺口曾达到30万千瓦时。 而石岛湾核电站的建成有望改变这一局面[6]  。
一直关注石岛湾核电站建设的山东大学能源与动力工程学院核动力博士韩奎华说:“石岛湾核电站建成投产后,首先可以肯定的是威海的电力供应有了保障。石岛湾核电站处于胶东半岛的核电集群布局中,两大工程20多个模块机组投产后,文登、荣成等输送电工程一次性完成,石岛湾核电站的建设对整个胶东半岛的核电网架贡献应该是比较突出的。 ” “这种清洁、高效和安全的绿色能源对缓解我省电煤运输压力、改善能源结构、满足我省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需要将起到重要作用。”由于日本福岛核泄露事故影响,中广核集团2011年3月18宣布,已成立6个检查组,对集团所属在建、在运核电站全面展开核电安全工作大检查,而且对于核电站新厂址,会组织用最先进的标准对所有核电新厂址进行安全评估,重新筛选厂址。对于在建核电站,检查内容主要有机组抗震设计标准、厂址安全状况、厂址附近发生极端自然灾害的可能性,以及新建项目应急体系的有效性评估等。
2011年3月16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听取应对日本福岛核电站核泄漏有关情况的汇报。[7]
会议指出,2011年3月11日,日本东北部和关东首都圈发生里氏9级强震,并引发海啸,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放射性物质泄漏事故。日方正在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缓解事故影响。我国辐射环境监测未发现异常,国内所有运行核电机组处于安全状态。根据国家核事故应急协调委员会专家组分析,福岛核电站泄漏的放射性物质经大气和海洋稀释后,不会对我国公众健康造成影响。
会议强调,要充分认识核安全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核电发展要把安全放在第一位。会议决定:(一)立即组织对我国核设施进行全面安全检查。通过全面细致的安全评估,切实排查安全隐患,
采取相关措施,确保绝对安全。(二)切实加强正在运行核设施的安全管理。核设施所在单位要健全制度,严格操作规程,加强运行管理。监管部门要加强监督检查,指导企业及时发现和消除隐患。(三)全面审查在建核电站。要用最先进的标准对所有在建核电站进行安全评估,存在隐患的要坚决整改,不符合安全标准的要立即停止建设。(四)严格审批新上核电项目。抓紧编制核安全规划,调整完善核电发展中长期规划,核安全规划批准前,暂停审批核电项目包括开展前期工作的项目。
会议要求继续加强辐射环境监控预警和重点区域的应急移动监测,及时发布监测情况。加强与日本有关方面合作,积极协助在重灾区的中国公民尽快转移到安全地区。
自2008年以来,石岛湾核电厂一直在进行前期筹备工作,但一直没有获得建造许可证。2011年审批暂停并没有阻碍该项目的积极筹备。核岛基坑负挖工作已完成,并通过国家核安全局检查验收,核岛底板钢筋绑扎也已完成,只等着工程开工、浇筑第一罐混凝土。[3]
2012年12月4日,华能山东石岛湾核电厂高温气冷堆核电站示范工程获得国家核安全局建设许可,预计2017年底前投产发电。国家核安全局同时发布《华能山东石岛湾核电厂高温气冷堆核电站示范工程核岛基础浇筑第一罐混凝土前现场准备情况核安全检查报告》。
报告指出,国家核安全局曾于2009年8月对华能山东石岛湾核电厂高温气冷堆核电站示范工程进行了第一罐混凝土浇灌前施工准备情况的核安全检查,距今已三年多。考虑到开工日期一直未能
确定,施工准备停滞时间较长,2012年10月30—31日,国家核安全局组织检查组对高温气冷堆核电站示范工程FCD前的现场准备情况进行了复核检查。华能山东石岛湾核电有限公司及相关单位已建立了较完整的质量保证体系,体系运转有效。对于核岛底板已绑扎钢筋锈蚀可能产生的不利影响,华能山东石岛湾核电有限公司采取了适当保护措施。
2012年12月9日,石岛湾核电站示范工程核岛底板开始第一层混凝土浇筑,分A、B、C三个区域顺序浇筑。12月21日,核岛底板第一层混凝土浇筑圆满完成,共浇筑混凝土4006方。
2013年1月初,“如今,石岛湾核电站已经完成了示范项目底板第一层混凝土浇筑,两年内主要任务仍是土建工作,预计每年投资3亿元。”华能山东石岛湾核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石岛湾核电”)纪委书记张爱军如是说道。张爱军介绍,2015年以后,示范工程将进入实质性安装阶段,逐步进入核电站的投资高峰。
摆在石岛湾核电站乃至整个中国核电产业面前无法回避的难题是,如何让公众消除恐惧,重建对核电技术的信任,使核电产业真正融入到地区经济发展,成为能源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重要力量。
一方面,东部沿海电力存在缺口,核电能带来清洁能源,支持当地区域经济的发展;另一方面,日本福岛核事故的阴霾至今犹在,民众对核电恐惧心理的消除还有赖于对核电安全性的进一步认知。
山东社科院副院长郑贵斌认为,公众对于部分投资项目的反对,更多的是因为不了解而产生出恐慌情绪。同时,中国现行财税政策往往使大项目所在地的政府、民众无法从经济上得到应有的反哺。
中国最大核电项目重启 专家称安全不存在问题
石岛湾核电站也是全球首座将第四代核电技术成功商业化的示范项目。专家认为,该核电站采用的是目前全球最先进的核电技术,在安全方面不存在问题。[1]
中国原子能研究院周培德教授介绍说,石岛湾核电站采用的技术是目前世界最先进的技术,安全是有保障的。“在安全方面,荣成的这个高温气冷堆项目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就是安全性要达到第四代核技术的要求。应该说,第四代核技术在安全性上是有明确的指标的,那么它既然已经达到了第四代的指标,我个人认为,从安全这个角度,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1]
从设计上,石岛湾高温气冷实验堆堆芯最高温度不超过1500℃,而设计最大限值是1620℃。据了解,石岛湾核电站实验堆模拟过大量突发状况,包括在丧失所有外部电源、失冷失压的最大预想事故状态下,不采取任何人为和外部的干预,仍能保持堆芯安全状态,并将余热排出,使放射性物质在极端事故状态下不会外泄。
核电站有着“超级印钞机”的美誉。一般来说,一个百万千瓦级的核反应堆,造价约100亿元人民币,正常运行一天的收益约为1000万元,4年多的时间即可收回投资,而一个反应堆的正常寿命为40年左右。“衡量第四代核电技术有两个最重要的指标——— 安全性和经济性。”华能山东石岛湾核电有限公司纪委书记张爱军表示,三代压水堆核电站的发电效率为30%左右,第四代高温气冷堆的发电效率可达40%以上。一旦示范工程运营成功,将来复制推广具有可观的商业化前景。
2011年3月日本大地震后福岛核电站发生泄漏事故,中国政府叫停了所有在建的核电项目。而在2012年10月,中国宣布了修改后的核电产业规划,并表示将重启新反应堆项目的审批。日本福岛核电站发生核泄漏至今已经将近两年,但对核电安全性的争议一直没有停息。对此,周培德认为,中国的核电发展确实存在着一些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对核电的安全性和监管可能重视的还不够,包括一些基础设施、教育培训方面等都有一些不足;第二个问题就是在运行和技术方面应该说有待进一步改进,对公众关切的问题应该采取多种的行动和措施来改进;最后一个问题就是核能要可持续地大规模地发展,来看,还需要建立整个核燃料的循环技术体系。”
据了解,中国拥有10多座正在运行的商业核反应堆,并且根据核工业发展计划,未来还要在沿海地区建造27座核反应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核景 发表于 2016-4-2 09:07:41 | 显示全部楼层

【深度】全球首座高温气冷堆核电站示范工程压力容器制造安装纪实

                                                
ad91073f13c487bdf499fc4ed262786f.jpg
3月20日清晨,旭日初升的渤海之滨,一派春意融融的景象。位于山东荣成石岛湾的高温气冷堆核电站示范工程施工现场,这里的人们已经开始紧张而有序地忙碌着。这一天所要完成的施工作业,是首台反应堆压力容器的吊装。这是一个让所有参与这座第四代核电站建设的人们都倍感振奋的重大节点,也吸引了国内外、行业内外的众多关注。这个高27.5米,重约600吨的大家伙,早在十天前就已经静静地候在了核岛厂房的“屋子”外面,只待一切准备就绪后进入它将要坚守的岗位。从早上6:26开始起钩,至中午12:26落钩就位,整个吊装作业只用了六个小时,过程非常顺利。但世界首堆的这一吊装作业,却远远不是现场所见的六个小时那么简单。可以说,从2012年12月9日工程开工那一刻起,相关的吊装准备工作就一刻也未曾停歇。为了迎接大件吊装节点的到来,由总承包方中核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牵头组织,中核二三建设有限公司、中核机械有限公司等安装施工单位全面参与,在充分、严密论证的基础上,制订了压力容器吊装的技术方案。去年5月24日,压力容器吊装方案通过了专家评审。随后的6月28日,用于压力容器吊装的3200吨大吊车,也顺利就位并完成了吊装模拟试验。“在吊装最终完成前,一定要反复研究论证,克服一切影响因素,不断优化吊装方案,确保做到万无一失!”这是高温气冷堆重大专项总设计师、清华大学核研院院长张作义和中核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吴郁龙对整个EPC团队下达的“死命令”。虽然对前期的充分准备有底气,但吊装作业当天,在现场指挥吊装作业的中核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两位副总经理杨明德和林立志,手里都捏了一把汗,担心这一“首吊”发生意外。吊装的成功让他们终于舒了一口气。“我们把所有风险因素都考虑进去了,包括天气情况、风力影响等等,在这个关键时候,我们必须做到精细严于一切!”杨荷帆是中核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荣成核电项目部的一名工程师,完成了这漂亮的一吊,他和项目部的同事们都欢欣鼓舞、无比激动。他还饱含深情地写下了这样一首小诗:“三年前,我们为你的小窝打下地基;两年前,我们为你预埋了支撑组件;一年前,我们为你做好了侧向支承;半月前,我们为你安装了支承座垫;而今天,我们终于把你迎进了新家。”对于现场的紧张和欣喜,负责压力容器采购和制造的团队也感同身受,因为他们为压力容器所投入的精力和情感,更是长达八年之久。早在2008年3月,中核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就与上海电气核电设备有限公司签订了压力容器制造供货合同,开始了制造试验的征程。
1d3cbff03c13adf2593e03642c7f726f.jpg
刘福生是中核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压力容器采购的项目经理,八年间,他已记不清有多少次往返来回于北京上海之间,有多少回组织设计方和制造厂一起商讨技术方案、解决制造难题。“高温气冷堆的压力容器,是目前全世界尺寸最大、重量最重的,而且我们面临着首台套任务的挑战,很多东西都是在‘摸着石头过河’,所幸的是我们比较顺利地完成了这一工作。”2月29日,首台压力容器完成了出厂验收,具备了交货安装的条件,刘福生如释重负地这样说道。在上海电气核电设备有限公司,还有一支中核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常年驻守厂家的监造队伍,他们专职负责压力容器的监造工作,每一次的监造和见证活动,每一次的难点问题讨论,他们都参与其中。毛金发就是他们中的一员。3月2日,压力容器正式出厂发运。日光透过厂房的窗口撒在即将离开厂房登船北上的压力容器身上,宛如给它披上了一层白纱,毛金发看着很有几分不舍。“这是我人生中最重大的、值得永远纪念的、无比自豪的事情。几年下来的辛勤付出终有收获,我们为她付出了心血,她凝聚着无数人的智慧与力量,我爱她!”毛金发这样直白地表达他对这台压力容器的感情。压力容器制造过程中,经过设计方清华大学核研院、总承包方中核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制造厂上海电气核电设备有限公司等各方的共同努力,先后攻克了2.8米热气导管法兰马鞍形环形焊缝等6项焊接关键技术,大型筒体板材卷制等5项冷制作关键技术、顶盖密封面等3项机加工关键技术,以及应力应变等2项测量关键制造技术,研制出了世界上最重的核级单体锻件460吨毛坯大锻件,保证了压力容器水压试验的一次成功,最终实现了超大型反应堆压力容器设备的国产化制造。“我们的优势并不在于现有的经验,相反,我们是在首台套的探索中不断总结经验。压力容器成功背后很重要的一条经验就是,体制和管理模式提供了有力的保障。研发设计、设备制造、建造施工各个环节的力量,通过总承包的枢纽作用紧密连接起来,促进协同创新,确保了重大设备攻关的完成。” 中核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石琦长期分管设备采购工作,他这样评价压力容器制造成功的经验。高温气冷堆压力容器的制造和安装,实现了这一重大装备的国产化,标志着我国核电装备制造能力取得了新的突破,也为在我国成功建成全球首座球床模块式高温气冷堆核电站示范工程奠定了坚实基础。而在压力容器完成吊装的同一天,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王寿君,也向项目建设团队发出了“全力以赴干好示范工程、向60万千瓦高温气冷堆进军”的动员令。在安全高效推进高温气冷堆示范工程建设的同时,60万千高温气冷堆等后续的商业化推广也已提上日程,国际、国内的市场推广和项目前期工作均已在推进过程之中。高温气冷堆的压力容器,无愧为大国之重器。它承载着几代人所孜孜追求的第四代核电——高温气冷堆的光荣梦想,也必将在建设核电强国的历史征程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d3906e76ae8d8cd5c29aa88180726cec.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蓝光 发表于 2016-4-8 15:55:34 | 显示全部楼层

全球首座高温气冷堆商用核电站DCS设备出厂

  4月6日,全球首座高温气冷堆商用核电站——华能山东石岛湾核电厂高温气冷堆示范工程的数字化仪控系统(DCS)顺利通过出厂验收,即日起将发往现场。此次出厂交付的设备包括非安全级控制系统(NC-DCS)、多样性驱动系统(DAS)、虚拟控制系统(VDCS),以及与之实现一体化设计的汽轮机数字电液控制系统(DEH)。

9f07e0a4cbc62b40ab306ef930cb457c.jpg
华能山东石岛湾核电厂高温气冷堆示范工程是全球首座具有第四代核能系统安全特征的商用示范核电站,也是国内首个实现数字化仪控系统100%国产化、自主化的商用核电项目,该项目包括核安全级和非安全级DCS在内的数字化仪控系统均由中国广核集团所属的北京广利核系统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利核公司”)提供。
此次出厂的非安全级DCS设备具有系统规模大、国内单套系统输入输出点数最多等特点,并且由于高温气冷堆是新堆型,工程设计量大、项目实施复杂、设计变更范围大。在项目执行过程中,广利核公司与业主方华能山东石岛湾核电有限公司、工程总包方中核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设计方清华大学核能与新能源技术研究院和国核电力规划设计研究院紧密配合,克服重重困难,顺利完成了系统设计、设备制造和集成测试等工作,确保了项目设备的交付。

3c4e739ac9a737ab82e5af2898d28794.jpg
核电数字化仪控系统(DCS)是负责整个核电站运行监控、操作控制和管理的核心装备,是保障核电站运行安全的关键,业内形象地将其比喻为核电站的“神经中枢”。过去,国内核电站的核级DCS设备一直依赖进口,我国不仅在技术和价格上没有发言权,在核电项目进度、信息安全方面也受制于人。2010年10月,广利核公司正式对外发布了我国首个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核电站安全级DCS平台“和睦系统”,打破了国外技术的垄断。
当前,我国的核电DCS技术已臻成熟,和睦系统已在十一五、十二五期间开工的核电项目中得到应用,技术的先进性和装备的可靠性都得到了实际工程的检验。据悉,和睦系统已经广泛应用在国内多个在役机组的改造和新机组的建设中,除了此次供货的华能石岛湾高温气冷堆核电站示范工程外,阳江核电站5、6号机组,红沿河核电站5、6号机组,华龙一号国内示范机组防城港3、4号机组也采用了广利核含核级和非核级部分在内的一体化DCS解决方案。
据悉,基于“和睦系统”的石岛湾核电厂高温气冷堆示范工程安全级DCS亦已经完成制造,预计将于下半年发往现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